机构为何对美债的热情突然变得谨慎?